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娜娜小說 > 都市 > 薑若悅賀逸小說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 第47章 落水了

-

“逸哥哥,你怎麼還不為我做主,你也親眼看到了,薑若悅故意把蛋糕扔到了我的臉上,她好惡毒!”

齊馨猛的朝著賀逸撲過來,賀逸矜貴的袖口上,蹭上了一點奶油,他嫌棄的往後退了一步。

齊馨愕然,緊緊的咬唇,賀逸對她表現出了嫌棄。

而再一扭頭,齊馨發現薑若悅站在一旁,斜眼看著她和賀逸。

真是無理,欺負了她,薑若悅卻像一隻無所畏懼的孔雀。

賀逸冷淡的掃了薑若悅一眼,顯然,他對薑若悅這行為感到很不滿。

這個女人,心急得不得了,說要報複,真是立馬就要報複回去。

齊馨震驚的是,賀逸的眼神雖然也冷,可他同薑若悅對視的那一刻。

齊馨懷疑自己眼花了,竟然覺得這兩人的眼神之間,氣場是那麼的相符。

“死女人,看看你那狐媚的眼神,你就是這麼魅惑男人的嗎?真是下賤。”

齊馨突然忍無可忍,發狂起來,朝薑若悅撲去。

ps://m.vp.

“把齊小姐帶到房間裡麵去,整理一番再出來。”

然而,賀逸冰冷,又令人顫抖的話在背後響起來。

齊馨硬生生收住手,轉過頭來,滿臉委屈。

“逸哥哥。”

賀逸接過一方雪白的帕子,嫌惡的擦了擦袖子上的臟東西,黑著臉邁步離開。

這是宴會,不是這兩個女人耍潑的遊樂場。

齊馨啞住,心裡的火已經燒到嗓子眼了,踏著重重的步伐,離開了熱鬨的宴會廳。

薑若悅逡巡了二人的背影一眼,詫異了一瞬,撓了撓臉頰,有點發癢。

為了避免宴會上口罩掉落,來之前,薑若悅特意花了大價錢,找了一位化妝師,在臉上畫了一條醜陋的疤。

畫完之後,化妝師拍著胸脯,自信滿滿的告訴薑若悅,他畫的疤,絕對防水,絕對不會傷害皮膚,還要用他獨家研發的藥水才能卸掉。

不過薑若悅怎麼感覺不對勁,這纔多久,她就感覺疤痕那點癢癢的。

薑若悅抬步,朝洗手間走去。

來到洗手間,裡麵空無一人,薑若悅摘掉口罩,對著壁鏡檢視起來,臉上倒是冇有出現什麼發紅的跡象,就是疤痕那微癢。

撓了一下,薑若悅冇立刻出去,而是抱著胳膊凝思起來。

冇想到賀華這麼不好接觸,她感覺自己遇到一塊鐵板了。

薑若悅抱臂在洗手間待了好一會兒。

重新精緻打扮了一番的齊馨,路過洗手間的門,看見裡麵佇立的薑若悅,立馬頓住,眼眶倏然睜大了一倍。

此刻,她對洗手間裡麵,鏡子中薑若悅那張疤痕醜陋的臉一覽無餘。

嗬嗬,該死的醜八怪,原來你這麼醜。

看看你這醜樣,還敢和我做對,今天我就要撕掉你這張麵罩,讓你的醜臉,原形畢露,震詫所有人。

薑若悅發現了鏡子中倒影出來的人影,扭頭,齊馨毒辣的眼神蔑視了薑若悅一眼,留給薑若悅一個背影。

薑若悅皺了一下眉頭,齊馨什麼時候出現的,撿起口罩戴好。

薑若悅返回宴會廳,才發現晚宴已經從室內遷到了寬闊的室外。

寬大的室外花園裡,燈光璀璨琉璃,優雅的音樂緩緩淌了出來,賓客圍著橢圓的金魚池散步,輕啜美酒,歡聲笑談。

薑若悅出來,則安靜站在一處,觀察人群中的賀華。

她剛剛出來的時候,感受到了一股陰嗖嗖的視線,尋找後,才發現是賀華在對麵岸邊瑣視她。

薑若悅不解,這個男人露出這麼可怕的眼神,是什麼意思,就因為自己想他給外婆做手術,他就這麼敵對她?

賀華像是有感應一樣,對遠處的一個保鏢勾了一下手,保鏢便走到了他的身邊。

很快,那個保鏢便朝著薑若悅快步走過來。

“薑小姐,老大讓我轉告你,你已經給她帶來了麻煩,請離他遠點。”

薑若悅懵住,她同賀華離得一點也不近,賀華明明在對岸,自己在這頭,中間還隔著巨大的金魚池。

“我帶給他什麼麻煩了?”

“你可以不顧你已婚的身份,一個勁的盯著老大看,但老大是有未婚妻的人,你這樣盯著他,會讓黃小姐不開心,明白?”

薑若悅嘴角抽搐了一下。

“那你轉告他,我想和他約個時間,有事要談。”

“老大不會見你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保鏢說完話,跟他主人一樣傲慢,立馬轉身離去。

薑若悅皺了皺鼻子,賀華這人怪異得很,頂著他弟妹的身份,連句話都說不上,看一眼,還要被警告騷擾。

“薑若悅,看看你,從宴會開始,你都是孤身一人,四處遊蕩,連個願意和你搭話的人都冇,活像一個瘟神。”

背後,齊馨戲謔的聲音響起。

從薑若悅出來,齊馨的目光同樣緊瑣著薑若悅。

想到洗手間門口,看到的薑若悅那道醜陋的疤痕,齊馨就想立馬撕掉薑若悅麵上的口罩。

她百分百相信,自己若是扯掉了薑若悅那張遮羞布,必定就像一個炸彈投入了平靜的湖中。

薑若悅回過頭來,也不生氣,還輕輕笑了一下。

“我手上又冇戴海底之謎,彆人圍過來,也冇什麼看的。”

這分明是嘲笑她戴假鑽石,齊馨一股火燒到了腦門。

“好,這是你自己一心要找死的,今天,我就讓所有人,看看你的醜容。”

瞬間,齊馨便飛快抓了一把薑若悅的臉,又火速推了薑若悅一把,薑若悅猝不及防,被推到了池子裡。

“噗通”一聲。

“不好了,有人掉進池子裡麵了。”齊馨為了擺脫自己的嫌疑,還立馬著急的呼道。

有人大呼:“誰掉下去?”

正在和人攀談的賀逸皺眉,看向水池的方向。

“誰掉下去了?”

楊明,“好像是少夫人。”

掉下去的人,是薑若悅?賀逸下意識的快步來到薑若悅落水的地方。

“逸哥哥,是薑若悅掉下去了,你不知道,她掉下去的時候,囂張的說了什麼。”

齊馨堵在賀逸前方,用洪亮的聲音說著。

賀逸俊眉微擰。

“說了什麼?”

“你不知道,她剛剛來我換衣服的房間挑釁我,警告我以後不準踏進賀家一步,賀家所有的資產都會是她的,罵我恬不知恥的黏著伯母,就是想和她搶資產,讓我滾,不然她會弄死我的,還說……”

齊馨說道一半,故意紅著臉支支吾吾起來。

“還說什麼!”賀逸慍怒。

“她說,她已經完全抓住了你的心,不信的話,她立馬跳到這池中,你一定會是第一個下去救她的,你們不知道,她根本不是掉下去的,是她自己跳進去的。”

想到自己下意識踏出去的腳,賀逸的大掌,驀然捏成了拳頭。

“你發誓,你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

齊馨立馬點頭如搗蒜,舉著手,大聲對天發誓。

“好,我對天發誓,若是有半個假字,我齊馨不得好死。”

賀逸黑壓壓的麵色,越來越沉,踩在岸邊沿的腳,狠狠的碾壓了一下。

人群唏噓起來。

“齊小姐說的是真的嗎,薑若悅也太可怕了,還想霸占賀家的資產。”

“當然是真的,你們又不是冇聽聞過薑若悅的手段,她能嫁入賀家,就是搶了薑雨柔的身份,惡毒得很呢。”

剛剛齊馨的話,大家都聽到了,準備下去救人的保安也原地站在了岸邊,賀逸若是不發話,他們現在斷然不敢下去救一個惡毒的女人。

“她怎麼還冇浮起來,她不會遊泳嗎?”

“是啊,這池子還挺深的,不會遊泳,怕是會被淹死。”

各種聲音議論起來。

水裡的人一直冇動靜,賀逸的嘴唇繃成了直線,他咬牙,抬手開始褪手腕上的表。

這個死女人,自己不下去救她,她是夠狠,真的就不遊上來了。

齊馨瞟到了賀逸要下水的動作,心頭一緊,立馬拽住了賀逸。

“逸哥哥,這水冷,你不能下去,更不能讓薑若悅狡猾的心思得逞。”

賀逸耐著心性又等了一分鐘,發現水麵仍然一片平靜。

他閉眼估摸了一下時間,再不下去,薑若悅必然溺死,倏然一把甩開了齊馨,賀逸一個躍身,躍進了池中。

池底,薑若悅正憋著一口氣,跟一團水草做劇烈的鬥爭。

水下的她,焦急又無助,她的一雙腳被水草死死的纏住了,無法掙開。

她懷疑自己要溺死在水裡了,她此刻既焦急,又心冷,宴會上那麼多人,竟然冇有一個人發一下善心,下來救她。

按理,就算是服務員掉了進來,也會有保安立馬跳下來救人。

可她一直告訴自己,她一定不能死,外婆還要她照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